撰文:落海沉石

摄影:Lozumi

某个早晨,我旋开茶罐,决定泡一杯茶。茶叶是父亲从家中拿来给我的,不会是劣茶,但我不是什么爱茗的行家,惟取其清心醒神之效而已,不懂得品味和玩赏。我匆匆沏了一杯,再匆匆从开水间向教室赶,天气很冷,茶汤在瓶口独自热闹,烟雾袅袅。

我捧着玻璃杯快步走着,迎面撞见东方天边的一片浓烈的橘红的天光。我感到一种震撼。或者说,是被那片光的磅礴和大气一下子震慑住了。有人取出单反相机,站在栏杆边,身子带着镜头向外边尽力倾斜。零星的几个人停下来,用同样的姿势向外面看。我想要做些什么。我想要留住美好。

可是我不会使用单反相机,也没有智能手机。我抽屉里就有水粉颜料,然而我无法用我拙劣的绘画手法表现眼前的情景。我无端地羡慕和钦佩起莫奈来。但是我感到我必须做些什么。

我把冒着烟的杯子放回教室,取出垫板和笔记本。我抓起笔向门外奔去。这时的太阳,已经快要从地平线跳出来了。我能感到它的心比我更加急切,因为它几乎快要把深蓝色的天空的一角点燃了。炽热的、烟一般的光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往四围扩散,很快就充满了天空的二分之一。

那些光的颜色如此多变,以至于我忘记了措辞,只有尝试跟随目光念出一个又一个颜色的名字。然而早晨的天空变化得比我的眼睛还快。我最后放弃了。我无法描写那些瑰丽而奇异的绯红、殷红、橘红,尤其是当它们被镶上金边的时候。我要是不慎用了一些生硬的笔法去表达它们,简直是对它们的一种亵渎。这是我不可饶恕的。

当所有的光影都渐渐冲淡,变成一律的橙色的时候,地平线上诞出来一道金色的痕迹。然后那些淡橙色的云全都往东边集中去了,天空变成宝蓝色,金痕越来越短,光芒越来越耀眼,让我几乎忘记了刚刚震慑住我的浓烈的橘红。

太阳终于远方的屋檐下跳了出来。我停笔,不再看那些凌乱的字迹,回到教室去。茶烟仍然热闹地氤氲着。我安然坐下,翻开一本书。

20210109日出

Last modification:January 10th, 2021 at 10:02 am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~